行业新闻

我的创业观:有这么多钱,为什么要去创业?

1

本文来源微信公众号:多思慎行(ID:chen_duosi),作者,陈多思

今天看到一则新闻,“中产阶级创业B轮融资失败,抛售20套上海世贸滨江豪宅”,小伙伴纷纷惊奇的问“有这么多钱,为什么要去创业?”(好吧,我承认我的小伙伴们都脑回路比较奇特,一般正常人关心的点都是“为什么中产阶级能有20套上海豪宅?”)

借此机会,我想说说自己的创业观。

创业绝不是为了解决“温饱”和“小康”问题

对于尚未解决“温饱”和“小康”问题的人来说,他们需要的是可靠且持续的收入。

什么叫“可靠且持续的收入”?

可靠是说“付出和回报之间是对等的”,没有风险或者风险极少,举个简单的例子,你上一天班就有一天工资,但是你炒一天股并不能一定赚一天钱。

持续是说“收入有一定的连续性甚至是惯性”,简单来说,你这个月有收入,下个月还会有收入,这叫持续性;某些国企老员工,每天去点个卯,基本啥事也不干,只要待在这个位置上,就有会有收入,而企业念在其曾经的“贡献”,只要不犯错误,也不会轻易开除你。这叫惯性,就是我们父母一辈常挂在嘴边的“铁饭碗”。持续的收入从长期看会有变化,国企会下岗,店铺会关门,就算是讨饭,有一天也会发现大家出门只带手机不带零钱。但从短期看,还是有持续性的。

创业是为了实现理想或者博取巨大的利益

股市虽然没有门槛,谁都可以开户,但想要玩“融资融券”,就至少需要50万的门槛;如果想玩高杠杆的“期货”、“现货”,则门槛更高;有的投资甚至不对个人投资者开放,只对机构投资者开放,这就是承担风险的能力的区别。

对于还挣扎在“温饱”和“小康”水平的人而言,一旦失去了收入来源可能生活就会陷入困顿。不要以为哪些吃不上饭的人才会每个月“等米下锅”,想想你的房贷,你能承担多久的收入中断?

大家印象中外表光鲜的社会精英们,能够支撑收入中断2-3年,且物质上生活水平不受影响,精神上没有压力的,可谓少之又少。而仅靠被动收入,就能支撑自己生活的,更是传说中的“财富自由”人士。

风险是与回报对等的,承担不起高风险的人,就不要眼馋别人的高回报了。而创业更是九死一生的顶级风险,自古以来,皇帝从来不怕农民起义,只怕原本就掌握文官系统、军队和财务的世家门阀。

没有户籍系统、驿站系统、文官系统的农民起义很难组织起大规模的部队,农民领袖唯一快速召集军队的机会,是出现大规模流民的时候。即便是流民也要受制于交通不便,也有很强的地域性。所以中国古代的农民军常常带有“席卷”的性质:在一个地区收集完流民后,再奔向下一个地区,经过不断的积累才能越滚越大。

秦末的陈胜吴广,王莽末年的绿林赤眉,这些农民军刚起事的时候都不过只有几百几千人,都是经过了成年累月的积累,才慢慢壮大起来。而上来就能拥有大规模军队的反政府武装,无一例外,都是由那些早已驾驭文官系统多年的贵族们组织的。

说白了就是,在汉代,王爷、太守叛乱最可怕,上来就能组织上万上十万的叛军。而农民造反,起手不过几百几千人,根本不叫威胁。

——节选《佛祖说了什么》

那些成功改朝换代的创业者们,无一例外不是原本就拥有优于常人的生活水平。

先秦就不必说了,直到秦始皇统一中国,饮水思源,秦国先祖是伯益,伯益是黄帝长子少昊的后人,从三皇五帝到秦朝的这两千年多年,一直都是姬氏一族的权贵们轮流当老大而已。

刘邦虽是平民出身,但起兵也是借助其岳父吕氏的家资,才有造反的本钱,这也就是吕后未来跋扈的本钱。此后,王莽是外戚,刘秀是宗亲,董卓是军阀。到了司马家一统三国之时,原本就已经权倾天下。

汉往后,晋、魏、隋、唐,无一不是权贵造反成功。

宋太祖赵匡胤也是靠父亲关系才能搭上郭威这条线,最后跟着柴荣混成了“后周军方第一人”,才敢黄袍加身。

元、清两朝,都是外族首领举兵。

唯一出身低的,就算是明太祖朱元璋。那也是娶了郭子兴的养女马氏,继承了郭子兴的家底,才有了跟张士诚、陈友谅争夺天下的基本盘。

他们即使不创业,那也是世家、门阀、权贵、功勋、或为一族之首领,最次也是一方富豪。

创业不是求稳

资源和精力越分散,离成功就越远

创业圈习惯于把一个业务方向形象地称为一个赛道,在开跑之前,谁也不知道最后哪个赛道能跑出整场比赛的冠军。在整个互联网时代的上半场中,当初谁也不会知道最后是社交、电商和搜索这三个赛道跑出了BAT三巨头,这话你要是20年前说过张朝阳说,张朝阳肯定嘲笑你无知,毕竟当年马化腾求他300万收购腾讯,他没看上;马云来搜狐面试,他也没看上。现在他们成功了,一群事后诸葛亮开始总结他们成功的必然性,甚至连他们的年纪和公司成立的时间,都成为成功的因素之一。

比如:

社交是挖掘人与人的关系;

电商是挖掘人与货的关系;

搜索是挖掘人与数据的关系;

这三个方面就涵盖了互联网的方方面面,这就是道德经里面说的“三生万物”。‍

—— 陈多思

看,这种理论,我也能5分钟编出一套来。

但即使如此,也不代表着,创业者需要通过每条赛道都下注来获得成功。创业最重要的成功因素是“取舍”,创业不是求稳,不要想着“广撒网,总有一网会捞到鱼。”,资源和精力越分散,离成功就越远。

确定公司的业务方向,是公司战略层面的问题。方向选错了,就是最大的战略风险。所以一般都是确定1-2个战略,集中资源去重点突破。

战略方向太多,资源就分散了。没有哪个企业创业的时候就说自己是资源无限的,分到每个战略上的资源少了,战略失败的可能性就高了,那么你战略越多,战略风险越多,失败几率更大,恶性循环。

有人会说我选那么多战略方向,总有一个成功的吧?那你把彩票的每个数字组合都买了,还总有一个能中大奖呢!这个小学生都知道的道理,为什么没有人干呢?因为这样做,你永远是得不偿失的。而且当你在创业的时候这样考虑问题,本质上你是求稳健,稳健你创什么业?安安稳稳的上班,每个月领工资不是更稳健。

现在创业圈还有另一个极端,以创业代替就业,就是不断创业不断融资不断烧钱然后很光荣的创业失败再去找下一个热点,在“给创业成功找个妈妈”这件事情上很成功,成为圈里最资深的老前辈。但是再好的商业模式也会成为过去,VC也终于学聪明了,于是大家疾呼“资本的寒冬来了”,但实际上这只是从不正常变成正常而已。

企业家精神和职业经理人的算计,哪个更好?

我们看到很多互联网企业,管理很Open,很人性化,上班时间不想工作给你提供各种运动器械和活动娱乐场所,几点上下班无所谓,甚至来不来都无所谓。但这种粗旷管理背后是什么,是对商业模式的自信,是资本堆出来的不差钱,这就是“风吹着猪在天上飞”。

这背后更深层次的原因是,因为它年轻,有大把时间走上正轨,而现在它要抓紧时间长身体,这就是“野蛮生长”。它要的不是稳健,是高增长率,只有高增长率才能带来更大的风,更多的融资。

有的企业烧钱烧成功了,亏损十年一朝扬眉吐气;也有的企业烧钱烧得一夜辉煌,还来不及喝彩,就轰然倒地;还有的企业,明明没有好的产品,没有好的商业模式,缺人缺钱缺市场,虽然商业上已经被判了死刑,但还像木乃伊一样供人瞻仰。

这一类木乃伊企业,我见过不少,有的甚至就这样吊着一口,续命了十几年。更可笑的是居然这样的老板还非常自豪的对外说,“大家都说我们活不下去了,但是我们还是坚持了这么多年。”。

别人说你的企业经营不下去,是基于常理判断的,但谁也架不住你不按常理出牌啊!

有人的觉得业务大幅衰退就是经营不下去了,给团队“2N+X”的补偿方案,让大家自谋生路;有人觉得熬到发不出工资就是经营不下去了,给团队一个道歉,清算重来;可还有人觉得理所应当的欠着工资,还搬出“公司要发展,员工要有担当”之类的鸡汤。更有人毫不知耻的肆意侵占了供应商的货款,渠道的预付款和用户的押金,死不认输,还妄图最后一搏。

过去,我们在职业经理人和企业家之争中,我们更倾向于歌颂企业家精神,认为企业家“坚如磐石,永不放弃”的精神,才是企业成功的基石。而职业经理人精于算计,却缺乏对企业的情感,一旦数字不达标,砍起业务、部门、人员来毫不手软。

可是当原本备受推崇的“企业家精神”,在某共享单车创始人的“理想主义”和“永不放弃”的精神带领下,拖着所有投资人和用户都坠入深渊的时候,大家是不是该反思一下,死磕到底和壮士断臂到底哪个更好?理想情怀和铢锱必较到底哪个更实在?

到底我们为什么要创业?

因为不甘平凡的生活和一眼望到头的一生。

曾经,某年乌镇互联网大会举办之日,我在某银行客户现场做着咨询项目。看着那些聚光灯下,同龄人的面孔,我问同行的同事,我们这样每天做着毫无挑战性的工作,什么时候才能跟他们坐在一起?于是我下定决心,告别十年咨询公司合伙人的职业生涯,去过些不一样的人生。

没有财务方面的生活困扰,做自己认为对的事,尽人事,听天命,生而伟大,死得体面,不负梦想,不负战友。

联系我们

CONTACT US

联系人:张先生

手机:

电话:

邮箱:

地址: